穹顶之下的深思!

Fenglin rain

2017.08.14

  这是我们曾经写过的一篇文章,在雾霾横行的今天,我们有必要重读一下。

  如今,扬沙满天飞,臭水到处流,雾霾常常光顾。雾霾灼心,许多父母都在焦虑中度过,孩子们咳嗽不断,户外活动变成了奢求。就算和朋友出去玩,都要互相戴着口罩。

  有人问:那孩子们长大后,还能互相认得出彼此吗?

  短短一句话,戳痛了天下多少父母的心。许多人每天都在问自己:是该逃离还是该继续坚守?放弃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故乡哪有那么容易?可是大人酿下的苦果,为什么要孩子来尝?

  现在,环境污染问题迫在眉睫。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应该仅仅是,坐在那里埋怨政府,要想一想,穹顶之下,我们都能做些什么。

  在你的印象中,收废品的人是什么样子的?而这个80后的年轻人,却完全颠覆了我的看法。他叫汪剑超,人称“超级破烂王”。他戴着一副眼镜,穿得干干净净,每天穿梭在成都的大街小巷。但是人们看到他,都会疑惑:这小伙子挺体面的啊,看着也不像没钱,为啥总爱翻脏兮兮的垃圾桶呢?其实,在和垃圾打交道前,他一直是个令人羡慕的精英。他是中科院的研究生,从学校毕业后,他就参加了微软亚洲工程院的面试,这面试可是出了名的难,百里挑一,任谁都会紧张。而他却淡然处之,从容不迫地回答好所有问题,最后成功进入了微软亚洲工程院。在微软担任研发工程师和产品经理。

  家住繁华的帝都北京,从事高薪职业,还能定期被派去国外学习、开会。这样的生活,令许多同龄人都羡慕不已。直到有一次,他去美国总部出差,在微软餐厅吃饭,吃完端着盘子就走到垃圾桶前,看见眼前的四五个垃圾桶,贴着不同的标志。他傻眼了,不知道该怎么分类,楞在那里,无从下手。虽然之前他也知道垃圾分类,但是没想到可以分得这么细致。还是一个美国同事,手把手地教了他,把垃圾分别扔进了相应的垃圾桶。这一次经历,令他感触很深:国外的垃圾分类竟然领先我们这么多了,而且环境,原来是由每个人决定的。

      回到北京后,他再次受到了冲击,在一个新闻上,他看到一张“垃圾围城”的图片。每一个点,都代表着垃圾场,这样的点,已经把整个北京都包围了,触目惊心!北京市民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,达到1.84万吨之多,假设用装载量为2.5吨的卡车,来运输这些生活垃圾,这些卡车连成一串,能够整整排满三环路一圈。并且北京市90%以上的生活垃圾,都是通过填埋的方式处理的。再这样下去,未来的局面将是,垃圾无处可埋!诺大的北京,就这样被几百个垃圾场团团围住,显得孤立无援。他再次意识到,是该做些什么,将人们从垃圾中解救出来了。他的一个好友,有一天给他打了个电话,跟他聊起关于垃圾回收方面的事情,邀请他到成都共创事业。两人一拍即可!当时,他的太太怀孕了,他说,这是他的一个私心,他希望作为一个父亲,能给自己的孩子,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和生活环境。

      于是,一纸辞呈,他就离开了几十万年薪的微软。转而去往电商公司,兰亭集势担任产品总监,在此期间,积累创业公司管理的经验,给自己充电。时机成熟后,2011年,他又离开了电商公司,带着挺着大肚子的妻子,南下成都,创办了“绿色地球”,开启了和垃圾打交道的人生。

  绿色地球的灵感,来源于美国一家,名为“再生银行”(Recycle Bank)的公司。2004年1月17日,美国费城最贫穷的社区,West Oak Lane门口,突然竖起一个巨大的广告牌:“我们离星巴克有多远?——10磅垃圾。”这个广告,让人摸不着头脑,但是如果你进一步了解,你就会明白其中的含义了。原来,住户每投递10磅可再生垃圾,“再生银行”就会向住户支付5美元,划入专门的银行卡里,住户可用它在参与该计划的任一商家消费。后来这个广告牌,成为了美国环保产业的里程碑,怪不得美国人总爱说:“Trash is Cash(垃圾就是金钱)”。而绿色地球,在再生银行的基础上,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,对机制进行了改良。绿色地球会帮助住户实名注册,引导他们进行垃圾分类。居民每投递100克可再生垃圾,就可以积1分,用积分可以兑换小至香皂、电影票,大至手机、厨余机等生活用品,一块香皂,可用100克可再生垃圾兑换。“一个人一天,会产生一公斤左右的垃圾,全中国一天就是130多万吨,其实有百分之四十五可以回收再利用,现在只有百分之十五左右,被拾荒收破烂的回收。剩下的百分之三十,没有得到有效的再生利用,这意味着如果能解决的话,可以减少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填埋用地,价值9000多万元,有非常大的环保价值和社会价值,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值得我们去解决的。”


  项目刚开始的时候,他带着团队,跑到小区里,进行试点推广,帮助住户注册信息,为他们提供免费的环保箱,一遍遍地讲解垃圾分类。但是,却只有极少数的人愿意配合尝试。于是他们决定上门推广,挨家挨户地敲门。闭门羹是家常便饭,泼冷水更是习以为常,好不容易遇上开了门的,还没聊上几句,对方就把门又关了,以为他们是搞传销的。或者,就是担心,自己注册的信息,会被拿去做违法的事情……他们爬了无数楼,讲到口干舌燥,也没有什么收获。后来,汪剑超发现,其实很多人,还是比较习惯把垃圾卖给收废品的人,于是他们转变策略,和收废品的人谈,打算从他那里,把垃圾收过来再进行分类。结果,收废品的人,一听说还要统计来源和数量,就不乐意了,这实在太麻烦了。资金投入了那么多,项目却一直亏损。之前听说他要从微软辞职,家人都楞了,他竟然放弃高薪职业,只是为了当个收破烂的?他的太太问他,你做这个,和收破烂的有什么区别啊?如今,项目丝毫没有进展,似乎更加证明了,他当初的决定是愚蠢的。面对着别人的不解,和家人的质疑,他咬咬牙,继续坚持着。

他要做的事情,是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,急不得,燥不得,需要脚踏实地,一步一步地来。他就像着魔了似的,每到一个地方,都要看看人家的垃圾桶,寻找走出困境的办法。后来,他打算从孩子身上,找突破口。于是,他带着团队,设计了很多关于垃圾分类的儿童游戏,然后进入学校、小区带着孩子们一起玩。为了吸引更多的年轻人,他就在积分可兑换的礼品里,加入话费、Q币等年轻人喜爱的东西。虽然还是没赚到钱,但是他依然坚持着,并且将垃圾回收的机制做得越来越好。他们专门在每个小区,都配上他们专门定制的垃圾箱,这种垃圾箱可以自动扫描用户的信息。每个垃圾箱的成本,要3000块左右。绿色地球垃圾箱垃圾箱旁边还有免费的二维码打印机,用户只需要输入信息,就可以打印自己的专属二维码,然后把二维码贴在垃圾上放进垃圾桶,就能自动扫描记录信息。他们还改装普通的电子秤,在秤上加上天线,再连到主机,垃圾上秤的时候,就会自动将重量计入到用户的账户上,可以快速拿到应得的积分。

有一次,一个调皮的孩子,把家里一块名贵的手表,扔进了家里的垃圾桶。等家长发现的时候,垃圾早就被运走了。结果,是汪剑超他们的过称分类扫描,发现了这块表因为上面有相应的二维码,他们又通过二维码信息,联系到了失主。这一偶然事件,为他们赢得了住户们的信任,人们纷纷加入到了垃圾分类的行动中。“改变世界,可以不指向某个遥远虚幻的群体,我想看看自己,能伸手为身边人做点什么小事。”有人不理解,这环境污染,和垃圾分类有什么关系?

  你知道吗?现在笼罩中国大地的雾霾,和你丢出去的垃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!

  1.如果生活垃圾不能严格分类,干湿垃圾混合,会导致可回收垃圾,被其他的垃圾污染,变得无法回收利用,最后,只能一烧了之。混装垃圾中还有重金属,你是喜欢铅还是汞,还是其它口味的雾霾呢?

  2.生活垃圾进入垃圾焚烧厂,由于垃圾混装,湿度大,不易燃烧,热值低,只能加入燃煤助燃,而燃煤助燃贡献了大量的PM2.5。

  3.混装的生活垃圾,还会对垃圾焚烧设备产生破坏,缩短设备的使用寿命,影响效果。

  4.垃圾清运、等待焚烧、填埋过程中,干湿垃圾混合,湿垃圾会腐败霉变,污染干垃圾,这个过程会释放出大量的有害物质,粉尘和细小颗粒随风飞扬,为大气加“料”。

现在,你愿意试试垃圾分类了吗?环境变坏,政府有责任,但是我们也没那么无辜。汪剑超:建一座看不见的垃圾处理厂“我们大气污染很厉害,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,也经历过这个过程,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在骂,然后躲避,我觉得这样解决不了问题,得做一点事情才行。”他的女儿现在已经上幼儿园,唯一让他内疚的地方,就是家人跟着他一起折腾。但是,他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:“如果我什么都不做,以后女儿长大了问我,我们的环境这么糟糕,爸爸你做过什么没有?我怎么回答?所以,为了女儿,为了下一代,现在做的一切是必须的,而且还远远不够。”现在,这个戴眼镜的收荒匠,和他的绿色地球仍在路上。虽然困难重重,进展缓慢,但是通过他们的努力,已经有一部分国人,意识到了垃圾分类带来的好处。面对未来的挑战,他淡淡地回答说:“不要抱怨,每个人做应该做的事。就是所谓的知行合一,哪怕这个行,是很微小的行动。”绿色地球团队开窗,是为了呼吸沁人心脾的空气;熄灯,是为了享受宁静怡然的夜色;抬头,是为了仰望青空悠悠的云朵;垃圾分类,是为了保护我们绿色的地球。坏习惯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所有人都这么做;好思想并不可贵,可贵的是数年如一日的坚持。

  穹顶之下,想见蔚蓝,人人有责!